神秘的枇杷茶

杨多杰

山林之味

如今,枇杷茶种的人少,制的人少,喝过的人就更少了。笔者以手中收藏的老茶物为基础,再结合着在崇州枇杷茶园的见闻,与您聊聊这款被人忽视的四川名茶。


四川作为中国茶产业的重镇,名茶真可谓比比皆是。论绿茶,四川有蒙顶甘露、峨嵋雪芽、宜宾早茶外加上新晋网红竹叶青。论红茶,川红更是鼎鼎大名。论黑茶,四川的金尖和康砖一直是茶马古道的主角。就连六大茶类中最小众的黄茶,四川都有蒙顶黄芽这样的顶级产品。在强手如林的川茶圈子里,崇州枇杷茶默默无闻也就情有可原了。

可是崇州枇杷茶,又不该这样默默无闻。1985年5月18日,四川省茶树良种审定委员会举行了“四川省第一批茶树良种审(认)定会”,并于当年9月与省农牧厅经济作物处、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联合编印了《四川省第一批审(认)定茶树良种资料汇编》(后文简称“川茶良种资料汇编”)一书。由于年代久远,印量稀少,此书如今已极难见到。笔者寻访多年,也才侥幸收藏到一册。在该书的第二章“认定合格的茶树品种”中,第一个就是“枇杷茶”。换言之,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枇杷茶已被茶学界认可,并评定为首批四川省级茶树良种了。

现如今,枇杷茶种的人少,制的人少,喝过的人就更少了。40年前,枇杷茶到底因何被推崇?40年间,枇杷茶又是因何而没落?笔者以手中收藏的老茶物为基础,再结合着在崇州枇杷茶园的见闻,与您聊聊这款被人忽视的四川名茶。

蜀中之蜀产好茶


本文作者(右一)探访崇州枇杷茶古茶树。

枇杷茶,产于四川省成都市下属的崇州。但是您看到《川茶良种资料汇编》一书中,登记的却是“崇庆枇杷茶”。这崇州与崇庆,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这就要从崇州的地理沿革聊起了。唐代武则天垂拱二年(公元686),朝廷在此地设置蜀州。四川本是蜀地,崇州又称蜀州,所以此地也被研究四川史地文化的学者称为“蜀中之蜀”。北宋大观元年(公元1107),宋徽宗封儿子赵构为蜀国公,封地就是蜀州。这位蜀国公赵构,即后来南宋的开国皇帝宋高宗。

正是这位南宋的开国之君,给“蜀中之蜀”的发展带来了巨大转折。赵构即位以后,按宋朝的制度要将前封地予以晋升,给予特殊的照顾,加强管理,增强力量。故朝廷升蜀州为崇庆军,又称崇庆军节度。至于“崇庆”二字,即“崇敬”和“庆贺”之意,表达了封地父老对赵构登基称帝的敬贺。自此,蜀州开始以崇庆为名。此后,崇庆军或升为崇庆府,或降为崇庆州,又曾升为总管府。1913年,废州立县,始称为崇庆县,这个地名一直沿用到改革开放之后。直至1994年,政府才撤销崇庆县设立崇州市。当年编写《川茶良种资料汇编》一书时此地还是崇庆县,此茶当然也就被称为“崇庆枇杷茶”了。

这里有个问题,当年崇庆县撤县改市时,为何不直接叫崇庆市而改称崇州市呢?笔者在崇州访茶时,遇到了一位参与过县志编纂工作的耄耋老人。据老先生讲,崇庆与重庆发音完全相同。两个城市都在西南,难免让人产生误解。最开始崇庆是县而重庆是市,重名的问题还不明显。但崇庆县一旦升为市,那俩地名听起来可就完全一样了。为了避免歧义,崇庆县依古称改为崇州市,而没有改为崇庆市。

历史名品枇杷茶


崇州枇杷茶古树红茶。

其实茶名与地名一样,这里面的讲究多着呢。崇州市的地名规避了歧义,但枇杷茶的茶名却老闹误会。四川盛产枇杷,很多人错以为此茶是拿枇杷树的叶子制作而成。其实枇杷茶树和枇杷果树没有关系。

提起枇杷茶树种的发现,那就必须要说起茶树育种专家钟渭基。钟老生于1934年,是茶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了。他从四川省茶树地方品种及野生大茶树资源中,先后发掘推广了早白尖、南江大叶茶等一批地方良种,为四川茶叶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早在1957年3月上旬,钟渭基就在崇庆县怀远、西山等乡镇开展田野调查。在崇州的深山里,钟渭基一行人见到了成片的古茶树。

例如他们当时在一个叫学堂坪的地方,见到了一株直径二尺七八的古茶树。足足有20米高。这种茶树的叶子也极大,成熟的叶片完全能挡住多半张脸。现如今学界公认,茶树的演进过程中,树型由高变矮,叶子由大变小。像这种高大的大叶种茶树,必然是相当古老的品种。这些隐于深山老林间的神秘大茶树,就是后来被列为四川省第一批茶树良种的崇庆枇杷茶。

当时考察人员询问村民,这样的大茶树是怎么来的呢?据两位姓胡的村民介绍,这是180多年前(以1957年算起),当地有一个人到云南做官。这个官员告老还乡时,把云南的茶树带过来了,这才有了这成片的古茶树。这批茶树的长相,确实与云南大叶种相近,所以当时钟老一行人都信以为真。可后来经过仔细研究,才发现崇庆枇杷茶的身世另有玄机。

首先,蜀州本身就是非常著名的茶区。唐末五代时期毛文锡所著的《茶谱》中,就有关于蜀州产茶的详尽记载。南宋大诗人陆游在崇州做官时,也曾对当地的名茶大加赞赏。他在《九日试雾中僧所赠茶》一诗中,写下了“今日蜀州生白发,瓦炉独试雾中茶”的名句。由此可见,当时的蜀州已产茶,而且产的还是有具体茶名的名优茶。

另一方面,茶学工作者采样研究后发现,枇杷茶的叶片、茶花、果实都具有原始性。尤其是枇杷茶的种子,像腰果一样带棱,背上还有一条很粗的线,和现在绝大部分的圆茶籽区别很大。这一切都表明,枇杷茶很可能就是崇州当地古老的原生品种。而且因为此地相对闭塞,使得这个品种保留了相当的原始属性。按钟老后来常用的说法,云南大叶种和崇庆枇杷茶绝不是父子关系。他们都是古老的茶树品种,极可能是平辈的兄弟。

枇杷古茶风味佳

新中国成立之后,崇庆枇杷茶的粗茶被用作西路边茶原料,细茶为青毛茶,除直接以素茶供应市场外,亦作为花茶的茶胚。当地老百姓普遍认为崇庆枇杷茶品质好,主要表现为香高、味浓、耐冲泡(当地土语的说法为“口条长”)。1958年,茶学工作者采摘了一批枇杷茶鲜叶,在万家乡以极端简陋的设备制成工夫红茶和烘青绿茶。他们在制样过程中发现,制工夫红茶揉捻时泡沫较多,发酵的速度较快,制绿茶杀青和揉捻时均极粘手。这都从侧面证明,枇杷茶的内涵物质非常丰富。

四川方面后将这批枇杷茶寄到武汉商品检验局,请当时的茶界老专家冯绍裘鉴定。这位冯老先生可不得了,如今大名鼎鼎的滇红即是靠他主持研发而成。当时老先生正在武汉主持茶叶检测工作,审评茶叶一板一眼,在行内是出了名的严苛。他喝过枇杷茶制作的红茶后竟然颇为认可,并给出了“有滇红风味”的评茶意见。

如今崇州文井江枇杷茶制作技艺非遗传人余远学先生,仍十分致力于枇杷红制作工艺的探索。笔者曾喝过余先生用枇杷茶老树制作的红茶,乍一入口确实如冯老先生当年评的那样“有滇红风味”。但是再细细品味,枇杷红与滇红又有不同之处。枇杷茶饱满似滇红,但却又更加甜柔,毫无霸烈刺激之感。作为优质红茶该有的果香蜜韵一样不缺,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子异香萦绕。怪不得当时严苛的冯老先生,也能对枇杷茶给出这样高的评价。

枇杷茶风味虽好,但茶树高大,采制实在太费劲了。首先,枇杷茶全都散落在林间,东一丛西一株,并不集中在一处。有的大茶树周遭无路,想走过去必须要镰刀开道才行。其次,枇杷茶树型太过高大。笔者身高是183厘米,可与那些参天枇杷茶古树站在一起时,还是觉得自己太袖珍了。您琢磨这样的大树,有时候搬梯子都够不着鲜叶,只能是爬上去采茶。但是枇杷茶树有个特点,枝干分叉的地方特别脆弱,踩上去一不留神就会断裂。想当年每到采茶季,村里都有人因采茶而摔伤。再加上枇杷茶内含物丰富,制茶时也需要更高的技巧。久而久之,当地村民就不愿意采制枇杷茶了。至于那些古茶树,不少都被砍掉烧火了。

到了21世纪初,曾经跻身四川五大良种之一的崇庆枇杷茶,仅余下1292株古茶树和600多亩矮化枇杷茶园。好在越来越多的人懂得枇杷茶的可贵之处,2008年,崇州市茶农联合起来,成立了崇州市枇杷茶专业合作社,申报农产品地理标志,并由成都市政府对现存的乔木型老茶树实行挂牌,合作社实施保护。2018年,枇杷茶古树茶园更是成了成都市文物保护单位。枇杷茶的种群得以保留,下一步就是如何将风味独特的枇杷茶发扬光大了。

扫码订阅



全年288元

24期包邮到家

文字:杨多杰

责任编辑:马南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