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阳白茶

建阳白茶,天下独一味

杨多杰

天下独一味

论资历,建阳是白茶起源地。论品种,建阳算花色齐全。论特色,建阳有贡眉白茶。但现如今知道建阳白茶的人并不多,喝过的人就更少了。

近些年,中国白茶产业以福鼎为先锋,在强手如林的中国名茶界冲出了一条路径,并站稳了脚跟。应该说,在白茶的推广上福鼎确是首功一件。前几期咱们已聊过了福鼎白茶,这一次便和您聊一聊另一款传统白茶——建阳白茶。

建阳白茶有历史

聊茶,总要从产地开始。福鼎,归属于闽东的宁德市。建阳,归属于闽北的南平市。福鼎靠海,建阳环山。地理风貌各有不同,制出的白茶风味自也不同。建阳,处于闽北腹地,周遭都是产茶区县,北面,是大名鼎鼎的武夷山市,南面,是水仙起源的建瓯市,东面,毗邻着白茶的另两个产区政和县与松溪县。

说清了位置,再来梳理历史。建阳白茶的起源,绝不比福鼎白茶晚。林今团在《建阳白茶初考》(原载于1990年10月的《福建茶叶》杂志)一文中写道:

“1990年74岁的肖乌奴和同村同年人饶太荣两位老茶农反映,白茶是肖苏伯(肖乌奴的曾祖父)和肖占高的父辈创始的。肖苏伯年轻时即曾贩运白茶到广州。”

这个肖氏家族是当地的茶商世家,上文中提到的肖占高有“太学生”头衔,死后墓葬规格较高。他的墓石刻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仍清晰可见,上有“道光壬寅二十二年”(公元1842)的字样。又知,肖占高享年七十岁。由此可以推测,肖氏兄弟年轻时到广州贩卖白茶的事情,大约发生在清乾隆五十七年至嘉庆七年(1792——1802)之间。如果当时的白茶已经是畅销广州市场的成熟商品,那么建阳白茶,很可能创制于清朝乾隆晚期。以此推断,建阳很可能是最早制作白茶的茶区。


白茶的制作工艺 是最自然的,把采下的新鲜茶叶薄薄地摊放在竹席上置于微弱的阳光下,或置于通风透光效 果好的室内,让其自然萎凋。晾晒至七八成干时,再用文火慢慢烘干即可。

白茶重镇是建阳

近十余年来,在白茶界,不管是产量还是影响,均要以闽东的福鼎茶区为第一。但其实新中国成立之后,计划经济下,福鼎被安排的任务主要是生产高档红茶、烘青绿茶、以及新工艺白茶。至于传统白茶生产的重任,则完全落在了建阳茶区的肩上。这是一段茶界秘史,您听我慢慢道来。20世纪50年代末,建阳白茶产量已经突破100吨。到了1979年,建阳白茶产量再次增长,达到了650吨,占全国总产量的80%。现如今提起建阳,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想当年的建阳,却绝对称得上中国白茶的领军茶区。

建阳产的是什么白茶呢?很大一部分是贡眉。现如今的白茶,按采制标准大致可分为白毫银针、白牡丹和寿眉三大类。至于贡眉白茶,有人望文生义,将其误认为是等级高于寿眉的白茶。这并不正确。按如今茶学界的通识,贡眉是以有性繁殖茶树品种采制而成的白茶。换言之,一款白茶是否可以称为贡眉,不是以采摘等级来划分,而是以茶树品种来判断。这事儿多少有点绕,希望我给您讲明白了。建阳最有特色的白茶,即是贡眉。

在建阳众多产茶乡镇当中,又以漳墩镇与贡眉白茶的关系最为密切。漳墩这个小镇,当年在中国白茶界是什么地位呢?咱们再来看一组数据,您就都明白了。如上文所讲,1979年建阳白茶产量与出口量均达历史最高水平。而当时建阳的白茶,将近80%都是由漳墩镇生产。到了上世纪80年代,漳墩镇年生产白茶量更是冲破10000担(每担100斤),成为当时白茶界第一个“万担公社”。您别看如今贡眉白茶小众,当初的产量可是高得吓人呢。虽然建阳曾经生产了这么多白茶,但是现如今想找出点建阳老白茶却十分困难。没办法,味道好,品质高,当年就被消费掉了。

漳墩出产好贡眉


特级建阳贡眉

为了寻找最为优质的贡眉,笔者曾多次到访过白茶重镇漳墩。记得2023年去漳墩海拔最高的凤凰村时,同行的建阳小白茶非遗传承人叶素娟女士连声说:“我们漳墩是建阳最偏远的乡镇,真是辛苦您了。”确实,漳墩位于整个建阳茶区的最东边,直线距离本就不近,偏偏道路又极为难行。山间公路虽平坦,怎奈峰峦叠嶂,林木密布,弯多路窄,任是老司机也不敢开快。大山的阻隔,使得漳墩镇几乎没有办法发展工业。但也正因如此,这里保留下了最自然的生态环境。漳墩镇境内,不仅原始次生林广泛分布,还拥有华东地区最大的枫树林区。建阳最优质的贡眉,就生长在这样的崇山幽谷之间。祖辈留下来的青山绿水,如今正在变为金山银山。


建阳漳墩镇凤凰涧茶园那些当年抛弃于山谷竹林间的菜茶, 如今大都有数十年的树龄。

从市区出发前往漳墩的凤凰村,单程就要2个多小时。那一天到了凤凰村已接近中午,茶林还没看见呢,半天儿都过去了。简单用过午饭后,赶紧开车往贡眉最核心的产区凤凰涧而去。到山口时,连乡村土路也断了,于是只能安步当车,顺着山间小路往里慢慢走。在山谷间走了二十分钟,两旁茶树开始多了起来。这里的“多”也只是相对而言的概念,涧底没有那种成片的茶园,都是零散分布的茶树。东边一丛,西边一片,并不成规模。据当地茶农指点,这便都是制作建阳贡眉时所用的菜茶了。凤凰涧底的菜茶分为两类,有一些本也是当地先辈所植,但因时代变迁无人管理,便落荒于山林之间了。还有一些则非人工种植,而是那些被风吹雨打散落山中的茶籽,于山崖石缝中自然生长而成。这里的茶,基本都处于半荒放状态。不明就里的人一看,还真以为是野茶呢。

由于都是有性繁殖而来的菜茶,所以漳墩凤凰涧的茶树看起来性状特别不统一。远远望去,高的高,矮的矮,胖的胖,瘦的瘦,丑的丑,俊的俊,黑的黑,白的白,谁和谁都长得不一样。这样个体性状差异较大的茶树品种,采下的茶青在生化成分上,有着很强的互补性。由这些菜茶为原料而制成的建阳贡眉,香气丰富,滋味饱满,醇和度高,耐泡性强,背后的道理即在于此。

菜茶的丰富性状,既造就了贡眉独特迷人的口感,也埋藏了贡眉一度没落的祸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茶叶的需求量不断攀升,当时不少迎来送往的社交活动中,都要有一两份茶礼点缀。既然是礼品,面子就比里子更重要。那时宴请讲排场,喝茶要卖相。以贡眉为代表的建阳茶业,品质虽高,颜值却低,自然不符合那个时代的市场。近日,原建阳茶厂厂长吴麟先生送我一本他编写的《建阳小白茶》,其中写道:

“实际上,进入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后,建阳白茶就一直行走在衰退凋亡的道路上。由于没有跟上市场经济发展大潮的节拍,建阳小白茶曾经光鲜灿烂的品牌几乎被时代淹埋,原来拥有的白茶基地也几乎坍塌殆尽。几万亩茶园逐渐湮没在树林、竹林、杂草丛中,小白茶所剩无几。”

不得不说,这一段写得十分中肯,真实反映了三十余年前建阳白茶的窘境。但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那些当年抛弃于山谷竹林间的菜茶,如今大都有数十年的树龄。由于生长环境天然,茶树大多又够老枞级别,以至于所制成的贡眉品种极佳。

在凤凰涧底看了一圈儿,再爬上来已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其实直线距离不远,怎奈山路实在难行。回到村里,口干舌燥,喝了一款茶农自藏的2016年一级贡眉散白茶。110ml盖碗配4.5克茶,这个投茶量按一般白茶来说并不算多。但我得承认,还是低估建阳贡眉了。第一冲,15秒出汤,口感甘冽,犹如山泉。第二冲,仍15秒出汤,滋味渐浓,舌底鸣泉。第三冲,还15秒出汤,口感更厚,汤感浓醇。至此一直冲下去,或以香为主,或以甘突出,总之每冲都有变化,每冲滋味不同。直到第七冲,茶汤仍不见衰势,而我却早已饥肠辘辘了。虽然害得我险些醉茶,但不得不说,建阳贡眉,真够劲儿。

三十年前,贡眉只因卖相不佳就被市场冷落了。三十年后,贡眉会因茶汤绝佳而被市场接受吗?我想可以。想当年的送礼人,讲究高端大气上档次。现如今的爱茶人,追求低调奢华有内涵。

因此,要搞好居室卫生,保持空气流通新鲜,注意加强锻炼,提高机体的防御能力。

春天养生,重在调和阴阳平衡,顺应自然规律,做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精神内守,形神兼备,才能使身体保持健康状态,迎接美好的春天。

以上内容来自《世界博览》2024年第8期



全年288元

24期包邮到家

文字:杨多杰

责任编辑:马南迪

立即购买第8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