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博览》

玻利维亚高原上的




生命足迹


远处灰色的山峰下,红色的湖水,粉色的火烈鸟,蓝白相间的浅滩和湖边绿色的奇特植物,给这片亘古的荒原带来了一抹缤纷的、属于生命的色彩。


原驼是骆驼科羊驼属的偶蹄目动物,主要栖息在海拔高的草原和高原上,以草、灌木、地衣等为食。南美洲的无峰驼其实有4种:原驼(Guanaco)、骆马(Vicuna)、美洲驼(Llama)以及我们熟悉的羊驼(Alpaca)。


拉古纳科罗拉达湖也被称为红湖,海拔约4267米。在雨季,数百只火烈鸟将它们的梳状喙浸入水中, 过滤美味的浮游生物和藻类。

玻利维亚,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是陌生而遥远的,很多人能想到的只有被称为“天空之镜”的乌尤尼盐湖,一些喜欢足球的人可能会想到拉巴斯的“魔鬼主场”。而对于旅行者来说,玻利维亚绝对是一个“宝藏国家”:它的一部分属于亚马孙雨林,拥有热带雨林的风情;一部分属于热带平原,拥有热带稀树草原的景象;一部分属于山麓谷地,拥有干燥的谷地风貌;一部分属于广袤高耸的安第斯山脉,拥有一望无际的荒漠高原……难怪国外媒体称这里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生态区之一”。




“石头树”是典型的风蚀景观,位于爱德华多·阿瓦罗安第斯动物群国家保护区北方的入口处,是保护区内唯一一块禁止攀爬的岩石。

高原上的保护区

受到当地旅游部门的邀请,我们一行人来到了成立于1973年的玻利维亚爱德华多·阿瓦罗安第斯动物群国家保护区(Eduardo Avaroa Andean Fauna National Reserve),以19世纪玻利维亚战争英雄爱德华多·阿瓦罗的名字命名的。这个保护区位于玻利维亚西南角,与智利和阿根廷接壤,从气候类型上来说属于安第斯山脉中部干燥普纳(dry puna)高原气候。

可以说,这里是玻利维亚访问量最大的保护区,这得益于它距离著名的乌尤尼盐湖比较近,很多游客在去过乌尤尼盐湖之后会顺便来到这里。保护区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还是比乌尤尼盐湖逊色很多。身旁的向导有些遗憾地说:“其实在这个生态区里有高山、湖泊、温泉、间歇泉,还有很多独特的动植物,完全可以和美国黄石国家公园相提并论。”

我们一行人从乌尤尼出发,沿着701号公路向西南方向行进,当公路逐渐变成土路的时候,一派荒芜的高原景象出现在我们眼前。广袤的高原非常平坦,一马平川,一眼望去几乎看不见任何绿色,只有土黄色的地面与湛蓝的天空相互映衬。但是向北侧望去,连绵的山峰出现在视线当中,一些发红的山体和山顶上的积雪给这幅画卷增加了些许色彩。一路上,时不时会看见一些湖泊和盐滩,将天空与雪的颜色从山顶带到地面,给这片荒芜的土地带来了一丝生命的气息。

“石头树”(Árbol de Piedra)是这片荒漠中最著名的地标之一,它位于保护区北方入口处,也是我们行程的第一站。“石头树”并不是远古树木的化石,而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经过千百年的风沙侵蚀后就像一棵树一样,彰显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其实在我看来,它更像一个巨大的蘑菇。石头下方细细的“树干”顶着上层巨大的“树冠”,让人感觉既美丽又危险,站在“树下”,总是有些心惊胆战,生怕这个“树冠”被高原的大风吹倒了。同行的朋友感叹着,这原本是一块普通的岩石,风让它变成了今天的样子,“树冠”的形状似乎在告诉人们风的存在。保护区将“石头树”作为大自然的纪念碑,它也是保护区内唯一一块禁止攀爬的岩石。


绿湖也是保护区内一个著名的打卡点,海拔4310米,占地7.5平方公里,一条狭窄的堤道将其分为两部分。水中含有砷和其他矿物质,使得湖水呈现出绿松石色。

寻找彩色的高原精灵

告别“石头树”,我们继续向南行进,司机好像明白我们的心思一样,告诉我们高原上的湖泊周围动植物会多一些,不像这里都是光秃秃的山和石头。正说着,向导突然让司机停车,指向不远处的岩石堆——那是南美洲高原地区的山绒鼠,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终于看到活的表情包了”!圆乎乎的小家伙站在一块石头上,长长的耳朵像兔子一样竖着,尾巴像松鼠一样蓬松,最有特点的还是嘴边向下耷拉着的长胡子,就像动画片里的“龟丞相”,配上很像“囧”字的脸,让它成了互联网上著名的“表情包”。


山绒鼠是主要生活在南美洲山区的一种哺乳动物,体形小而肥胖,头部似兔,尾巴似松鼠,它和龙猫都属于金吉拉鼠科。

向导说我们的运气真好,这种小精灵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忍着想把这种可爱的小家伙“抱回家”的强烈冲动,我们继续踏上旅程。渐渐地,地上的干枯灌木和草堆多了起来,绿色开始出现在大地之上,我们的第二站拉古纳科罗拉达湖(Laguna Colorada)到了。

一下车,我就被眼前的画面震撼住了,呆呆地站在湖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靠近岸边的湖水是蓝色的,偶尔泛白色的浅滩点缀其中,但湖中间的水域却是一片红色,让人觉得这个世界仿佛就是一部浪漫的“少女漫画”。但很快,我的认知又变了,当阳光躲在云朵后面的时候,湖面又变成了铁锈一样的暗红色,就像油画中描绘的“炼狱”一般,“少女漫画”似乎一下子变成了“恐怖电影”。

其实湖水的番茄色调来源于水中富含的一种红色藻类,而这种水藻则是日益稀少的詹姆斯火烈鸟的食物。水面上,几只火烈鸟在红色的湖面上埋头寻找食物,粉红色的羽毛与湖面几乎融为一体。火烈鸟是这个保护区的标志性动物之一,运气好的时候可以同时看到数百只火烈鸟在湖中觅食。向导说,来这里如果没看到火烈鸟,那这趟旅行一定是不完整的。

在湖边,绿色的植被也多了起来,我偶然发现一种“绿色的石头”,就像鱼缸中的球状海藻一样,看上去软软的但是摸上去却很硬。我原本以为这是一块长满了苔藓的石块儿,向导笑了笑,给我普及说这并不是石头,而是一种叫“亚雷塔”(yareta)的植物,摸上去手感不好是因为它的茎非常坚硬。据说这种植物能活好几千岁,是不折不扣的“高原活化石”。远处灰色的山峰下,红色的湖水,粉色的火烈鸟,蓝白相间的浅滩和湖边绿色的奇特植物,给这片亘古的荒原带来了一抹缤纷的、属于生命的色彩。


亚雷塔是沙漠中的一种神奇植物,仅分布于安第斯山脉。它看起来像是覆盖在石头上的苔藓,其实是伞形科特有的开花植物,非常坚硬,甚至可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

海拔4000米的地热区


“清晨的阳光”是安第斯山脉地质活动最为频繁的地区之一。喷泉的蒸汽在阳 光的照射下会呈现出独特的美景,这片地热区也因此得名。

沿着高原上的土路继续向南,经过一座小山之后,向导将窗子打开了一个小缝隙,对我们说,闻闻“地狱的味道”吧。空气中开始弥漫起硫黄的味道,我们知道很快就要到有温泉的地方了。

随着空气中的味道越来越浓,我们来到了一片温泉地热区。这片地热区名叫“清晨的阳光”(西班牙语Sol de Manana),是安第斯山脉地质活动最为频繁的地区之一。向导向我们解释,之所以将这里命名为“清晨的阳光”,是因为每天早上这里的喷泉活动最为频繁,而且早上空气和蒸汽的温差比较大,整片地区变得雾气蒙蒙的,在光线的照射下会呈现出独特的美景。

这片区域很大,以前应该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石头上都覆盖着厚厚的硫黄,地表被腐蚀得千疮百孔,产生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洞口,来自地下的巨大压力将水和蒸汽从这些洞口中喷出,形成了喷气口和间歇泉。由于地质活动剧烈,这里的间歇泉可以喷出十几米高,水落在地上形成了温泉和泥沼。不过在这里游览一定要小心,一些出气口的温度可以达到70多摄氏度,而且地面被侵蚀得十分松软,一不小心就会掉到泥沼当中。

地热活动频繁的地方,温泉肯定是少不了的,在“清晨的阳光”南方,就是保护区内最大的盐湖——查里维里盐湖(Salar de Chalviri),在盐湖西面的边缘,有一组露天的高原温泉。

我们来到温泉的时候,已经有一些人在享受了。温泉旁边有一间简易的更衣室,向导问我们要不要去泡温泉,只需要6比索(差不多六七元人民币,核一下)。虽然高原反应让每个人都有一些疲劳、不适,但想想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在如此高海拔的地方泡温泉,于是就秉承着“来都来了”的想法,所有人都换了衣服进入水中。温泉大概有40摄氏度以上。说实话,在这里泡温泉对肺活量绝对是个巨大的考验,4000多米的海拔下,高温泉水让本来就有些呼吸困难的人变得呼吸更加艰难,在水中待上一两分钟就得上岸吹吹冷风。虽然正值秋末,但高原上的气温还是很低的,这一冷一热的反差让人颇有些冬天在北海道泡温泉的意味。

不过,这里的景色却是独一无二的:从温泉向东望去,一望无际的白色盐湖在阳光下闪着光,远处的山峰在雾气中显得有些朦胧,更令人惊喜的是,在不远处的一个小湖中,一群驼羊在岸边悠闲地喝着水。驼羊是玻利维亚的“国兽”,国徽上就有这种动物的形象。

在保护区,我们大部分时间看到的都是高原上的一片荒芜,多彩的湖水固然美丽,但湖中的藻类和矿物质导致湖水的水质对人类来说并不算好。但就是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各种动植物还是利用这些珍贵的水源生存繁衍,神奇地将生命的足迹留在了这片不毛之地。高山与湖泊固然壮观,但要是缺少了生命的点缀也不会如此美丽。


文字 | 子珊

责任编辑 | 昭阳



欢迎订阅

全年订阅288元

全年24期包邮到家

扫码订阅

# 欢迎扫码订阅

全年订阅288元

全年24期快递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