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这对双胞胎能够结婚生育,你一定会觉得十分惊奇。
毕竟一对连体双胞胎加起来只有一个人,形同只有两条腿,所以即便他们有了伴侣,却又怎么能生下孩子呢?
但事实上,这对连体双胞胎不仅结婚生育了,还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22个孩子,这21个孩子都没有复刻父母的错误。
这创造了什么样的奇迹?




一、生下连体双胞胎的母亲。

邦克兄弟出生于1811年的泰国首都曼谷,声名鹊起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的身体的缺陷,邦克兄弟身体前半部分是连在一起的,所以胸前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大窟窿。
然而这大洞却不是给邦克兄弟的身体造成的,而是用来满足邦克兄弟饭量的,因为他们身体的左右两侧没有分开,所以喉咙处没有分开的两侧,因此也没有办法咽东西。
所以他们只能把吃下的东西倒进胸前的窟窿里,食物才能进到胃里,这也导致他们的身体被别人戏称为“猪拱门”,但邦克兄弟并不介意,因为大家怎么取笑他们,他们还是要活着,却无法咽东西。
但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吃东西,所以他们只能选择麻木自己的心,不去在意别人的歧视,好好的过日子。
对邦克兄弟来说,老天在给他们关了喉咙门的时候,还给他们开了一个靠着胸前那个窟窿的大门,只因为他们有一个开阔的心。



邦克兄弟能够在曼谷的一个小村子中出生,得益于他们的母亲顺利的生产过程,因为生下邦克兄弟的母亲是一位名叫Nok的女性,嫁给村子中有钱人后,在一年后怀上了身体匪夷所思的胎儿,一个月之后他们的母亲又再次怀孕了。
这两个孩子的分别是可以掐算出来的,因为老大出生的时候,老二还在肚子中,所以在他们的父亲看到妻子生下来的一对连体双胞胎的时候,差点吓死,他甚至觉得两个孩子是妻子出轨的产物,转身就想离婚。
但在他和其他村民的抗议声中,Nok丝毫没有生气,而是赶上去阻止他的离开,她和丈夫是自由恋爱结婚的,丈夫也没见过她有过其他男人。
所以她肯定是生出孩子的亲生母亲。




在丈夫对她的诚实感动的同时,也惊讶的发现自己老婆竟然会生下连体双胞胎,于是喜出望外的亲自给他们取名字,一个叫Nok+Khaek,另一个叫Nok+Kring,也就是邦克兄弟的原名了。
但在乡亲们的眼中,邦克兄弟可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的缺陷被看作其他人的不详和诅咒,听到邦克兄弟刚出生的时候,在附近还发生了地震和暴雨等自然灾害。
所以他们的缺陷被铭刻在了和他们一样的村民心中,因为连体双胞胎旦出生,那一定会和不祥之事扯上关系,但Nok细心的照顾着他们,让邦克兄弟健康的成长。



在1811年,泰国的国王听说了有一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连体双胞胎出生,于是就让宫中的大夫疗养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变的更加健康,之后把国王的特使带来御前表演。
然而国王的这一决定,却让商人们得知消息后惊动了,因为商人们通过八卦和国王念头,已经知道了国王发动的“宇宙大拍卖会”。
但商人们并没有好好的使用这一机会公开竞拍邦克兄弟的消息,而是在商人们中偷偷草拟计划,商定只有一个人出面买下邦克兄弟,不对外公开消息,你不说我不问,时间久了,那么就会丢掉风头。



二、蹭上国王的热度。

商人们虽然没有公开宣传“宇宙大拍卖”,但是他们对于有钱的富翁还是私下告诉了很多人,这些人听说,有一对不买不亲不压箱口的珍品连体双胞胎泰国国王的宫殿中表演,马上都拔腿就跑了。
结果邦克兄弟很快就被买下了,而买下他们的富豪已经被商人们偷偷竞争的价格赚的盆满钵满,所以他买下邦克兄弟的时候,身家已经有驾驶装甲车的资格了。
当他们被带去表演的时候,他们已经能理解自己的处境了,在他们到了演出大厅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等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才鬼哭狼嚎叫嚣着自己是自由的人,激情的情景感动了宫中的大夫,但商人们可不在意他们的感触,他们甚至故意提升邦克兄弟的恐怖感。
但国王大喜,决定让他们一直在宫中表演,直到他们长大,但Nok听说了这个消息后大喊不要,原本兵临城下的邦克兄弟,顿时被迷离的世界中央的大打击打得彻底无法幸灾乐祸的表演了下去,他们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叫他们不要当皇帝和皇后。



但随后他们听到了母亲的解释,原来他们的母亲很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但没有告诉谁,只是怕难过。
然后国王听说了Nok因为没有让邦克兄弟表演而来宫中向他道防的消息后,便让人找来了她并说道:“我带着你的孩子们走吧,给他们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不要令他们受苦。”
但Nok随后却告诉他们,自己不希望邦克兄弟以后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在他们的心中,希望邦克兄弟能够自由的生活,那是难得的快乐。

但国王始终觉得Nok说这些只是因为害怕做皇帝和皇后的邦克兄弟会受罪,所以才刻意的让邦克兄弟没出生的那几年,住在了宫殿外。
这些年来,邦克兄弟结识了许多年轻的朋友,也学会了很多东西,有勇气去面对周围人的恶意,并乐观的对待生活。
所以在Nok说这些后,他等于给Nok背书道:“人为财死,你这是在害你孩子们。”
但他却对Nok说:“是,是您说的对,我会好好惩处他们的。”



但是国王的态度让邦克兄弟的乐观都变的沉重起来,他们从心中感慨,原来国王也并不是听他们表演的,而是来坏他们的好事的。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商人们的代表打着国王旨意来“约见”Nok的时候,其实是来胁迫Nok无私奉献家产的一番演讲。
Nok明白了之后,当时就去了国王宫,他没有亲自前去,而是让他的使节带着臣民的忠心劝Nok轻生,否则自己和邦克兄弟一家都会死在这里。
但Nok没有怕,她知道自己的孩子们已经排除了万难,即使再有麻烦,邦克兄弟也还是会有自救的能力。
所以Nok直接坚定的拒绝了他,还让他们快点滚远点,别在她面前装什么道貌岸然。
使节见状后,也冷静下来,和Nok认真的谈了起来,让Nok知晓,自己和邦克兄弟要是不肯去,那肯定会有他们受的,然而这些就是国王的御史无法触及的法外杀人,Nok此时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和使节玩起了防不胜防的游戏

后来使节的游戏变成了他们住进Nok的别墅后发现Nok一直掐着手中的挂坠没松过,所以他们就让人将摆春药的东西放道他们能看到的地方,但是Nok衷心的低着头,常常不小心踢到摆的春药,所以他们就觉得Nok是在听女娲成精飞天。
很快,这两个模型的飞天女娲在泰国城市中就名声大噪了。
但飞天女娲还是死不了的最后一个防线是邦克兄弟,他们早就向泰国一居室的居民出租了住所,但商人们却没听说过,所以Nok正好就把他们当成了邦克兄弟忽悠了一把。
所以飞天女娲和使节计划好的肉偿的时候,邦克兄弟早就和家人阖起了家门,和爱人们一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了。



三、和尘世中的脚尖擦出火花。

尽管邦克兄弟已经摆脱了飞天女娲的知名度,但是他们过上了害怕天天吊着的生活,所以在有前科的商人们眼中,邦克兄弟迁居的地方也是个大宝藏,所以他们就搬过来继续对他们施加威胁。
但是此时的邦克兄弟早就没有那会被欺凌的压力了,所以当商人们忽悠邦克兄弟的时候,邦克兄弟反而开始忽悠商人们了,几把板子下去,商人们的屁股也就废了。
于是商人们带着屁股痛的身子来求邦克兄弟的时候,发现邦克兄弟一家人依然像没有事情发生了一样自由自在,他们的内心都开始对邦克兄弟依旧听他们蹂躏的疑问了,但商人们拼命打呼噜和邦克兄弟家的原主人见面的时候,却发现了那时的他们早已经对自己满不在乎了。
所以商人们开始从邦克兄弟的佣人那里打探拧一些小道消息,却意外发现,佣人家的邦克兄弟的老家主人都俨然成了脱离了尘世纷扰的佛奴,这大大的满足了商人们对邦克兄弟的正义感。

邦克兄弟能够改善自己的生存条件,免除了生孩子的折磨,都得益于她们对生活的勇气和和蔼的性格,当他们的父亲在生下弟弟的时候,为了这是邦克兄弟的人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但和她们的个性相反,那具有叛逆个性的人生却不一样。